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井水集/辞职是夏博义唯一出路\龙眠山

2021-02-22 04:24:18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已沦为过街老鼠的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,扬言不会退出英国自由民主党,也不会辞主席一职,摆出“谁奈我何”的姿态。这只能说明,夏博义不仅狂妄自大,而且不长记性。

  同样是大律师的公民党郭荣铿,曾滥用临时主持的权力在立法会搞揽炒,在激起公愤、港澳办及中联办发表声明谴责后,郭荣铿依然嘴硬,尽显“我是大状我怕谁”的嚣张。到头来,郭荣铿被DQ议员资格,宣布永远退出政坛,更连累公民党在立法会“一锅端”。

  再看黎智英,身为传媒大亨,又是外部势力在港利益总代理人,更是美国副总统及国务卿的座上客,论名气、身家及在揽炒派中的地位,比夏博义不知强了多少倍。他本人也有恃无恐,不把特区政府放在眼内,国安法落实后仍顶风作案。如今的他,官司纍纍,铁链缠身,正在赤柱监狱“度假”且不得保释。

  还有戴耀廷,“佔中”的始作俑者及揽炒的鼓吹者。当年高呼“去饮”时,是何等的威风八面;撰文“真揽炒十步,这是香港的宿命”时,又是何等的得意忘形,但最终逃不了揽炒者必自炒的命运。

  揽炒派有一个共性,就是高估自己的能量,低估中央及特区政府拨乱反正的决心及能力,结果无不是自取其辱。就夏博义而言,他以英国政客的身份当选大律师公会主席,本身就涉及利益衝突;他利用公会主席身份攻击国安法,更是陷大律师公会於危险境地。有建议引用《社团条例》取缔大律师公会,或者另起炉灶,成立认证大律师资格的新组织,这些都值得研究。再说,夏博义带头成立的“香港人权监察”多年来接受外国献金,有勾结外力、违反国安法之嫌,法律不会是摆设。

  夏博义的前景不会比郭荣铿们好到哪裏去,大律师公会需要及时“切割”,不要沦为夏博义的“陪葬品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